新闻频道-云南楚雄网
当前位置: 文化旅游 文苑
用另一种方式表达对故土的眷恋
—— 写在乡土志编修之际
发布时间:2020-08-07 08:39:15来源:云南楚雄网责任编辑:王倩宇作者:葛晓燕

说起故乡,四十不惑的远方游子,无一不会留恋和思慕。

故土难离,说到底,是乡愁难舍。我庆幸,我是一名地方志工作者,可以在乡土志编修中再次触摸故土,嗅一嗅久违的尘土气息,摸一摸在岁月中弥久留香的老物件,感受历史的厚重和积淀,把故土的前世今生留在乡土志中,可以时时置于案前翻看,让那些刻进脑海里、放在心坎上的记忆历久弥新。

乡土志又称风土志,是反映某一地方自然地理人文物产等概况的一种志书,属于地方志的一种。乡土志集中出现于光绪末年、宣统年间,至民国初年(1905—1912年前后)。光绪三十一年(1905年),清政府学部在兴办新学的同时,通令各地就乡土取材编修乡土志,做为初等小学堂课本,并颁布了《乡土志例目》。纂修乡土志的目的有两个,一是为各地修志筹集资料,另外一个是作为蒙学教材,教育儿童了解和热爱自己的家乡,是一种普及性的教材书。郭沫若在《我的童年》中第一句话就说:“大渡河流入岷江(府河)处的西南岸,耸立着一座嘉定府城,那在乡土志上是称为‘海棠香国’的地方。”可见,其实早在那个时代,乡土志在一些人心中早就入脑入心了。

所以,当楚雄州决定实施乡土志丛书编纂出版工程并下发相关方案后,作为地方志工作者中的一员,即使我只是承担其中一本当中的一小部分,我也是高兴的,因为可以具体参与到乡土志的编修中。同时,又是惴惴不安的,怕自己才疏学浅,承担不了这个记载历史、记述地情、记录乡愁的重任。但最终,责任在肩,通过各种查找、走访、整理和几易其稿,通过主编统稿审核,多次听取州志办专家和出版社老师认真负责地修改意见后,大姚县第一批启动的《石羊镇志》和《昙华村志》即将终审定稿,不说上下各级多少老师的辛劳和付出,当只是翻看散发墨香的清样,一种无以名状的喜悦便已经跃然心头。虽然石羊镇不是我的故乡,昙华村也不是我的故土,但都是属于大姚县境内,只是读着这些文字,我就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两个充满浓浓乡土气息的地方。

“知来路方能明去处。”乡土志记录的对象大至省,小至乡、村,乃至某一座山、某个物件,它与一般的地方志相比,体例相对简单,内容大多涉历史、地理、格致三大部分,与一般的村史或者家谱相比,格局又更大。已出版的《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》(中国书局,1985年)中载录的乡土志约500种,近总条目的十六分之一,多为稿本、抄本,复刻本极少。据资料记载,国家图书馆藏各地乡土志(风土志)二百五十余种,以抄本及稿本居多,兼有石印及铅印等各种版本,流传范围有限,更显弥足珍贵。

村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所在,而“看得见山,望得见水,留得住乡愁”是乡土志编修的目标。如今,随着城镇化的推进,一些村庄正在消失,家乡的故事、传说、连同许多历史文化在被渐渐淡忘。乡土志的推广,特别是“中国名镇(村)志工程”的打造,让留住乡音、乡风、乡思,继承传统文化精华,挖掘历史智慧有了生存的土壤。作为地方志工作者,我们要用编修乡土志的方式表达对故土的眷恋,以“修志问道,以启未来”的历史自觉,延续地方文脉,助力乡村振兴。

“此心安处是吾乡。”翻阅每一本乡土志,故土的芳香就会如精灵般从历史丛林的深远处飘来,让我感同身受那一方土地历史文化的变迁。轮回中忙碌的我们,需要不时静静酌饮香茗,一遍遍用心去聆听一地历史的沧桑在岁月翩然的舞步中轻歌回响,余音绕梁。

作为一名地方志工作者,我们就是回归的大雁,每一本乡土志的编修,就是在故乡的大地上一遍遍盘旋,用这一种别样的方式来表达对故土的眷恋。(葛晓燕)


相关阅读